你的位置:书法家园 >> 书法资讯 >> 理论文稿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两岸故宫:一个甲子的重逢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中国艺术品网 发布者:新浪网
热度1205票 浏览508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09年3月05日 22:28

        2月14日,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院长周功鑫到访京城;3月1日,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回访台北故宫,这是两岸分隔六十年来两岸故宫博物院院长首次正式互访。今年10月,国宝将在台北聚首,举行“为君难——雍正大展”。

        焦点

        北京故宫院长3月1日访台

        由于历史的原因,两岸的国宝文物,倏忽分隔已过60年。在台北故宫收藏的唐代怀素《自叙帖》,其原包装盒则尚在北京故宫;而乾隆皇帝“三希堂”内的所谓“三希帖”——王羲之《快雪时晴帖》、王献之《中秋帖》和王■《伯远帖》,作为中国古代书法最精美的篇章,原本同处一室,现在却成了伤别离的见证。

        瓜子脸,八字胡。东方面孔,但却穿着西式服装,头上还戴了长长卷起的假发套。这是雍正,爱新觉罗·胤■,清朝第5位皇帝。他扮成西洋人物的这幅画像,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。如果不出意外,7个月后,它将和其他37件雍正时期的艺术品(以雍正及其后妃的图像为主)一道,跨越浅浅的海峡,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展出。

        2009年2月14日,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周功鑫率团来到北京,向大陆“借宝”,充实秋季在台北揭幕的清“为君难——雍正大展”。受制于政治因素而长期分割的雍正时期国宝,终将在台北外双溪的展厅内短暂重逢,联袂完成这一中华文化交流的盛宴。

        3月1日,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也开始率团回访台北故宫。台北故宫副院长冯明珠此前表示,台北故宫北京参访团在北京故宫受到高规格接待,甚至参观了平常人不能进去的故宫内殿,超过参访团原来预期,因此,郑欣淼率团回访,如何给予相对的接待,正在积极安排中,甚至考虑开放参观台北故宫典藏国宝的库房。

        据悉,这是两岸故宫高层首次正式互访。

        纵深

        国宝旅程再成热门话题

        “两岸故宫”一朝握手,当年国宝辗转于战火之中的沧桑一页也再度成为热门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 当年的故宫文物是怎样辗转运到台湾的?近两万箱计百万件文物从北京到上海、南京、陕西、四川,历经十几年,行程几万里,又是怎样躲过了几乎燃遍整个中华大地的烽火?

        2008年,这些事件的亲历者那志良先生撰写的《我与故宫五十年》一书在内地出版,详细回忆了故宫文物南迁的过程,揭开了一段尘封半个多世纪的国宝秘闻,描绘了中华民族最宝贵的文化遗产在时代大背景下的遭际。

        那志良先生1924年加入清室善后委员会工作,经历了故宫博物院成立、文物南迁、文物精品运台等各个重要时期,是故宫历史的重要见证人。“九·一八”事变以后、抗日战争时期,那志良随着南迁文物在中国大地上颠沛流离,四处躲避战火的侵袭。在战火纷飞的年代,人命尚且朝不保夕,这批文物却几乎无一受损,堪称世界文物保护史上的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 防火、防潮、防白蚁,这些娇贵的文物给当年的工作人员出了不少难题,最困难的是,转运文物往往还冒着生命的危险。

  那志良回忆说,抗日战争爆发后,文物像逃难一样向后方撤退,每到一个地方,往往刚刚安顿下来不久,又接到命令继续后撤。尤其是在南京抢运,由于人手不足,工作人员都没有一定的工作时间,只要听说有了船,或是有了车皮,便不分昼夜地马上装运。“他们没有时间吃饭,只能用面包充饥。在库房工作的,遇有警报来临,还可以进入山洞躲避,在码头上、车站上,装车船的人,便只有在车子下面,破屋檐下,躲避一时,警报过去,马上续装。”火车、汽车、轮船,为了运载这些文物,几乎当时能用上的交通工具都用上了,由于战时很多道路状况不好,还难免遇到意外。有一次,一辆装着古物的车经过绵阳附近的一座便桥时,司机不慎,车翻了下去,但幸运的是,这个便桥搭得不高,车只是翻下去,震动不大,箱子未坏,而且冬季河水甚少,翻车的地方没有水,更重要的是,这批箱子里恰巧装的是文献馆的档案和图书馆的书籍,不怕震动。后来有人说,文物是有灵的,炸弹炸不到它,每次都是在文物运走之后,那个地方被炸,甚至翻了车,也毁不到它。

        全国解放前夕,故宫博物院被令挑选贵重文物以军舰转运台湾。这些文物先被暂存在台中,后运往台北。1965年正式落户在台北近郊新建的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
        直至今日,故宫文物仍是一璧两分,60年中,北京故宫的文物曾多次在台湾多个地方展览,但台北故宫博物院从未展出过北京故宫文物。“两岸故宫”的研究人员虽然经常在学术活动中见面、交流,但“两岸故宫”第一次正式的直接交流合作,直到2009年才实现。

        探究

        国宝精品究竟孰多孰少

        故宫所藏的文物珍宝是中国艺术史上最重要的收藏,60年来因为战争和政局波动而分散两地。据周功鑫介绍,台北故宫将于今年10月举行“为君难——雍正大展”,为了使展览更加丰富完美,台北故宫计划向北京故宫博物院商借雍正画像等29件文物。周功鑫2月25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,北京故宫已表示将出借27组件共37件珍贵文物供展出。

        150万件与65万件

        民间一直有一种说法,认为北京故宫是“有宫无宝”,而台北故宫是“有宝无宫”,就这个问题,记者特别请教了深圳市文物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刘涛,他明确表示这个说法是不全面的。“从两院文物收藏来看,台北故宫65万件。其中60万件是从大陆运过去的,而在这60万件中,档案文件就占了一多半。北京故宫现对外公布的150万件,其中亦不全是国宝。据说全国1/6的一级文物在这里。当年文物迁台时,专家比较看重金石、书画、玉器和瓷器等,所以青铜器、宋元书画、宋元名窑及明清官窑瓷器中的精品大都运到了台湾,而有些种类的文物如藏传佛教文物、乾隆皇帝的书法、龙袍以及大件不便搬运的家具等,都放弃了或拿走很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 78%与22%

    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故宫国宝精品虽然有很多转运到台湾,但绝不是全部。北京故宫博物院郑欣淼院长在回应这个说法的时候,就曾经提到,故宫博物院成立之前,逊帝溥仪将1200余件书画精品、古籍善本和大量珍宝盗运出宫。新中国成立后,其中相当一部分重新回到了北京的故宫博物院,如《清明上河图》、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、《五牛图》、《伯远帖》、《中秋帖》等。

        1933年故宫部分文物南迁后,北平故宫本院所留文物相当多,也有不少珍品,南迁文物后来运台2972箱,占南迁箱件数的22%,当然多是精品。其实留下的78%,精品也相当多。

  清宫旧藏与其他渠道

        刘涛认为,“两岸故宫”文物收藏可以说是各有特色,同中有异。两院收藏虽都是以清宫旧藏为主,但还是有所不同。台北故宫更单纯一些,而北京故宫除清宫旧藏外,近几十年来还通过征购及接受捐赠等各种渠道,吸收了大量清宫旧藏以外的藏品。毕竟北京故宫文物藏品的来源较台北故宫广泛得多。这也就使得两个故宫同中有异。

        台北故宫藏品的强项是传世青铜器、玉器、宋元书画和宋元名窑以及明清官窑瓷器等。比如书画方面,当年迁台时共拿走了5000多件。其中仅宋画就达900多件,宋元山水画可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系列,其中像郭熙的《早春图》、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等都是大家所熟悉的。所以有人说,研究宋元山水画,还要到台北故宫。还比如说瓷器,清宫旧藏的宋元名窑如汝窑、官窑、定窑、哥窑、钧窑等瓷器中的精品也大都在台北故宫。像汝窑瓷器,过去有人统计全世界仅存60多件(现今已不止此数),而台北的故宫就有23件之多,其中包括最精美的莲花式温碗、水仙盆、“奉华”铭瓶等。明清官窑中一些顶尖级瓷器,清中期珐琅彩也多在台北故宫。刘涛说,相对这些藏品而言,北京故宫就不好比了。但由于近十几年不断吸收藏品,整体上来说,北京故宫的青铜、书画、玉瓷、瓷器等方面也并不比台北故宫弱,甚至可以说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完整故宫

        作为曾经亲赴台北故宫博物院考察的文物专家,刘涛发现该院的瓷器收藏就品种、规模、系列而言明显不如北京故宫。除清宫当下的宋元名窑和明清官窑瓷器外,缺项不少,像宋元重要的瓷器品种磁州窑类型瓷器,台北故宫就收藏得很少,形不成系列,不能与北京故宫比,也不能与日本和欧美国家博物馆比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总而言之,北京台北两院各有特色。因此,我们不应该对两院作简单的孰优孰劣的比较。我赞成这样一个说法,两院各有千秋,但都不完整,只有合在一起,才是一个完整故宫。从这个角度讲,目前两院已开始的对话与交流,是十分值得欢迎和期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人物

        故宫国宝

        迁台押运者

        临终遗愿:

        把带走的带回来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期待着这一甲子的重逢!”前来出席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艺术论坛的台湾摄影家庄灵先生2月22日接受记者专访时说,话语中对两岸故宫充满深情。

        庄灵的父亲庄严是著名的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副院长,庄严是第一批南迁国宝的押运者和负责人。从1933年开始,庄严就带着家眷,跟随故宫文物一路南行。

        庄灵1938年出生于贵阳,他一出生就与故宫文物结下不解之缘,最后与60余万件文物一起抵达台湾。在贵州安顺与国宝度过的5年时光,令庄灵终生难忘:“安顺和那里的华严洞成为我童年最早的记忆。每逢假日,父亲常会带着哥哥和我到华严洞去玩。天气好的时候,父亲和故宫同仁常会开箱,把容易受潮的字画取出来,在广场上摊开晒晾,我总和兄弟一起好奇地在一旁观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 正是由于家学的熏陶与特殊的成长经历,庄灵与几兄弟从小就对文化艺术产生浓厚兴趣,后来都成为了文史领域的专家。

  抗战胜利后,故宫文物又转移到了南京。“后来,国民党从大陆撤离时,故宫文物用军舰运到台湾。”而此时,尚未成年的庄灵又成为这批文物的“押运员”。

        1980年,庄严在台北过世。庄灵告诉记者,“父亲临终时有两个遗愿,一个是三希堂,有一帖(《快雪时晴帖》)在台北,两帖(《中秋帖》和《伯远帖》)在北京,他希望这‘三希’有朝一日能重归一处。还有一个遗愿就是有生之年能把他带走的这些文物带回来。”

TAG: 故宫
顶:55 踩:65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376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48 (342次打分)
【已经有367人表态】
63票
感动
44票
路过
37票
高兴
42票
难过
46票
搞笑
45票
愤怒
41票
无聊
49票
同情
上一篇 下一篇
发表评论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